海都清明“睹物思人”策划:木偶头里忆师恩(图)

国际新闻 浏览(1641)

Minnan.com,4月1日无论是家庭情感、爱情还是师生关系,当我们错过的时候,我们错过了什么?也许助教,也许天真,也许无知.今天的遗物故事,我希望能给你答案。

木偶头史恩

博巩俐博芬是我的老师。他是南派木偶剧《李家班》的第四代继承人。他的太祖日冕、曾祖克茶、黄祖生和傅荣宗都是南牌布袋艺术家。 薄公一生都喜欢木偶。他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一代表继承人,中国木偶艺术终身成就奖获得者,晋江木偶剧团前副团长

包公很坚强,14岁时穿着木屐上台。18岁时,他能够熟练地从事各种行业,如生活、舞蹈、清洁和杂项。他能够记住100多部传统戏剧,并很快成为剧团的支柱。 1953年3月,包公和父亲李荣宗创办了晋江潘静木偶戏团。 1960年10月,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二届国际木偶节获得了第一个表演奖和金牌。 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剧团解散了。为了谋生,他去拉车卖柴火,但他从未停止练习木偶。 1978年晋江张中木偶戏团重新成立时,他以饱满的热情重返木偶戏舞台,毅然肩负起培养新人才、编排传统剧目的重任。

对职业的坚持贯穿了薄公博的一生。 木偶剧团成立后不久,一个剧团去乡下演出。一群人骑自行车携带表演道具。在瓢泼大雨中,一路上不小心,柏红的右脚被卷进了车轴。由于速度快,刹车不好,博公的两个脚趾都被切掉了,血染红了黄土。但他咬紧牙关,硬着头皮拿了一块布,把伤口包起来,直接扔出断指,坚持表演。

2003年,当我17岁的时候,我进入泉州艺术学校木偶班。薄正毅是我们的班主任 一次校报演出,他让我在舞台上唱一部木偶剧,因为曲调很高,我想懒曲子唱歌,博功不同意,热血沸腾的我反正不上台,博功恼火了,离开人群转身走了,说不再教书 这吓坏了我和我的同学,他们急忙跑过去阻止他。 最后,在舞台上,我实际上完全唱出了高音。

在博公去世前一年,他摔了一跤,接受了开颅手术。我记不清很多事情了,但是当我谈到木偶时,他可以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,唱着白色的歌,手指还在用手掌握着木偶的动作做手势。 这是他一生的爱,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。

当我毕业的时候,博公给了我两个他以前用在手掌上的木偶。据说他的大部分木偶都是木偶雕刻大师黄罗易的作品。然而,这些木偶所包含的绝不仅仅是“大师的作品”,而是一种对传承的期待。我一直保存到现在,非常珍惜它们。 (海都记者巴德陈子萱和吕博文/屠)

(旁白:李云峰,29岁,南牌木偶戏《李家班》的第六代传人)